安徽寿县大学生村官死亡追踪:家属坚持其陪酒致死

人民网合肥7月8日电(记者 常国水 韩震震)7月7日,26岁大学生村官马亚辉意外死亡已有十余天,两鬓花白的父亲王士康在整理儿子的各种证书时,仍会不自觉地出神。

时至今日,一家人仍坚持“马亚辉陪领导喝酒致死”的说法,并期待得到真相。但真相到底是什么?并不是那么容易得出。

马亚辉工作所在的寿县隐贤镇,因深陷舆论漩涡,与马家人一样,都期待第三方能得出公正结论。

7月4日,尸检一周后,司法鉴定最终出炉,可是血液酒精浓度为“0.8788mg/ml”(注:等同于87.88mg/100ml,超醉酒驾驶的标准)的结果却让事件更加扑朔迷离。

到底是陪酒致死还是另有原因?7日,人民网安徽频道记者赶赴寿县,多方调查大学生村官死亡事件。

2014年,对于马亚辉来说,有很多值得期待的事情。下个月28日,他将迎娶自己的新娘;年底,他可以按程序解决事业编制;明年开春,他可能还会拥抱自己的孩子。

6月26日,星期四,下午6点多,马亚辉给女友打电话,问她有没有吃饭,并说自己第二天下班就回家。因为女友刚刚通过公务员笔试,周末要到六安市参加面试,他答应一同前往,并早早在网上订好了宾馆。

然而,马亚辉没有能够再回家。6月27日上午,他被发现死在隐贤镇政府二楼的宿舍内。

寿县隐贤镇卫生院副院长张贤龙是最早认定马亚辉死亡的人。7月7日,他向人民网安徽频道记者回忆说,27日上午接到急救的通知后,立即赶到现场,“我一摸人已经凉了,脸色青紫,侧躺着的身子上布满了尸斑。”张贤龙用仪器测试了一下马亚辉的心跳与血压,全是0,他倒吸了一口凉气,不得不向在场的人宣布:“人没了!”他推断死亡时间是在4个小时前,甚至更早。

26岁,体育专业毕业,一米八二的身高,体格健壮,此前没有任何征兆,所以当马亚辉死亡的消息传出时,很多人的第一反应都是不相信。

6月27日中午,远在浙江余姚打工的王士康接到了这个霹雳般的消息时,脑袋一片空白,整个人都蒙了。

爱人身体不好,王士康怕她撑不回去,一直瞒着这个噩耗,直到晚上8点多快到六安时,他才说出回家的原因。

但噩耗还是击垮了爱人,她哭喊着儿子的名字,晕倒在地,至今仍躺在床上,精神恍惚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