视频]“天国里的城市” 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

CCTV.com消息(国际时讯):继续《走进中东》系列报道。从黎巴嫩穿过贝卡谷地,翻过黎巴嫩山,就来到了叙利亚。在叙利亚四千年的文明史中,亚述帝国、马其顿帝国、罗马帝国、埃及帝国、奥斯曼帝国都曾在这片土地留下足迹。今天,让我们首先到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——这座“天国里的城市”去看一看。

从地理上看,叙利亚与黎巴嫩山水相连、唇齿相依;而在历史上,叙利亚和黎巴嫩本来就是“一个民族、两个国家”。来到叙利亚,最明显的标志就是在建筑物上到处悬挂的巴沙尔总统画像——巴沙尔总统在微笑,巴沙尔总统在招手,在巴沙尔总统的亲切注视下,我们来到了在阿拉伯世界中上具有重要历史地位的城市、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。

人间若有天堂,大马士革必在其中,天堂若在天空,大马士革必与其同高。在一本阿拉伯的古代典籍中,曾今这样形容大马士革。应该是怎样的一座城市,才能担当的起这样的形容。这里就是大马士革。

大马士革,在古代被誉为“天国里的城市”。它的历史,最早可以追溯到公元前2500年,是世界上有人居住的最古老的首都。 千百年来,大马士革历尽沧桑,几经兴衰,至今仍无愧于“古迹之城”的称号。也正因为如此,叙利亚非常重视文物保护与城市发展的关系,新城主要集中了政府部门、使馆区、大学城和各种现代化的城市配套设施,而老城,则被原汁原味的保存了下来。也正因为如此,一九七九年,大马士革古城成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。

走在大马士革的老城,就像走进了历史的迷宫,七扭八歪让你深陷其中不能自拔,同时又像走进了时间机器,让你不知处于怎么样的时代,实际上,整个大马士革老城都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。接着往前走吧,前面还有更多的精彩。

老城中的很多房子,已经被开发成出售工艺品的小店,难能可贵的是,这些商店的装饰与老城的基调浑然一体,让人感觉不到浓厚的商业气息。事实上,老城房屋的主人,如果要对老房子的一草一木进行改动,都要经过有关部门的严格审批。

叙利亚是古老的也是现代的。在旅业工作多年的库赛,非常希望中国游客能给他带来更多的生意。

库赛:叙利亚是一个开放的国家,几千年来,叙利亚人吸收了各种文化。现代社会的叙利亚,我们有网络,可以方便地和世界各个角落进行沟通,我们有现代化的基础设施,我们希望能有更过的旅游项目,来吸引更多的游客。

穿过人头攒动的大马士革巴扎,迎面而来的就是倭马亚寺。弯腰拖鞋,走进高廊环绕的宽大庭院。正中间用黄色和绿色的马赛克镶嵌而成的喷泉水池,正映照着夕阳的光辉。早在公元前2000多年,这里就是人们祭拜天神的地方。古罗马时代,这里兴建了朱庇特神庙。拜占庭统治时期,又在神庙的基础之上建成了一座圣约翰大教堂。公元705年,倭马亚王朝时期,教堂终于被改建成眼下这座闻名世界的第四大寺。

作为阿拉伯历史上的重要时期,倭马亚王朝无论是在政治,经济,文化,建筑,艺术等各个方面都取得了骄人的成绩。而倭马亚寺就是其中的杰出代表,今天我们在取得了新闻部门,旅游部门,特别是宗教部门的同意之后,终于来到这座心中的圣地。

赤足走在富丽堂皇的大理石地面,就像在几千年风云变幻的历史中穿行。难以想象,一个寺,竟然就是叙利亚历史的浓缩。艾哈迈德是这里的工作人员,他给我们讲述了倭马亚寺建筑上的特点。

倭玛亚寺具有出多元化的风格:奥斯曼式的唤拜楼、拜占庭式的柱廊,还有罗马式的窗户, 特别是倭马亚时期的马赛克壁画,让风格的镶嵌和绘画艺术达到了登峰造极的高度。

有4000多年历史的大马士革老城墙,围住的是一派古老沧桑,一片昂然生机。特别是那些古宅深巷、浴室茶馆、旅舍食店、集市商铺,珍珠般地散落在青石路上,流连其中 ,让人仿佛回到了中古时期的阿拉伯街道。而身边擦肩而过的时髦男女,又时时提醒人们,这只是现代都市的一个角落。

得知我们来自中国,这位叙利亚少年显得很兴奋,他告诉我们,在2008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,他会代表叙利亚表演节目。

叙利亚少年: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国家之一,我们一家人对于我去北京都很支持,这对我们国家很重要。

来到大马士革,很多当地的朋友都劝我们,一定要到这家餐馆来坐一坐,不一定吃饭,但是一定要看一眼,隐藏在小巷深处的这家餐馆究竟有什么样的奥秘呢?一起来看一看。

不仅有珍馐佳肴和载歌载舞,餐厅的装修也非常有特点。据说,老板曾经是位外交官,退休之后,他把自己在世界各地搜集的收藏全都陈列出来,让这里不仅是餐厅更是珍宝馆。

在这样的餐厅吃饭就好像进入了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的宝库一样,让你眼花缭乱、目不暇接,让你不知道是该吃?该看?还是该听呢?

经理苏博哈:这家餐馆已经有七十年的历史,这个建筑是倭马亚皇宫的一部分,有一千两百多年历史,这个餐馆的样式和风格都属于那个时代。

据说在我们国家唐朝的时候,有一种舞蹈非常流行,叫做胡旋舞,这种舞蹈由西域传来,由胡人所跳,在当时风靡一时,可是现在已经难觅踪迹了,但是,今天晚上,就在大马士革,或许在他们身上,我们能寻觅到这种舞蹈的踪影。

音乐响起, 舞者慢慢地旋转起来,他的长袍也跟着慢慢地旋转,音乐旋律加快,他的旋转亦快,长袍像鼓满了的风帆,朝气蓬勃地展开。乐符更加密集地甩落在空气里,如同一阵急雨落在阔大的芭蕉叶上。他更快地旋转着,双袖举起,如同疾风中的蓬草,令人目眩神迷。

在大马士革的老城逛累了,找一家阿拉伯的咖啡馆坐一坐是最好的休息,今天我要跟你讲述的是阿拉丁神灯,辛巴达航海这些古老的阿拉伯传说,当然,讲故事的人不是我,我们有这样一位阿拉伯的说书人。

满场观众,除了我这个外国人和这个襁褓中的婴儿,都在聚精会神的听书。旁边有人告诉我,这位说书人在叙利亚民间很有影响,非常受欢迎。我暗自猜想,可能相当于我们的单田芳吧?有趣的是,他也有一块惊堂木,只不过威力更大。

与我们的说书人相比,拉希德更讲究互动,一会接过手机打个电话,一会抽根烟,插科打诨,无所不能。在这个阿拉伯的夜晚,讲者、听者融为一体。

老街逛完了,书也听完了,阿拉伯水烟是必不可少的项目,其实这样的烟具本身就是一个工艺品,它的原理跟我们国家云南水烟基本上是一样的,一定要记住,尽管经过了水的过滤,但是吸烟有害健康。

阿拉伯水烟壶,玲珑有致如同宝塔,通常由木头雕成,外面再镀银、包铜,有的还用骆驼骨装饰,非常讲究。

穿行在五颜六色的彩灯中,享受着香喷喷的小吃,五彩斑斓的大马士革之夜,让人沉醉。而街边偶然的发现,更让人惊喜。

马赫穆德·沙赫宁:我非常喜欢中国人,我读过孔子,老子,鲁迅。叙利亚,约旦,巴勒斯坦,黎巴嫩在历史上其实是一个地区,这里所有的文明的起源都是一样的。公元前1000多年,这里就出现了城市,村落。

马赫穆德年轻时从巴勒斯坦来到叙利亚,现在已经是当地小有名气的画家,他对中国文化的了解和对中东历史的讲述让人大开眼界 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