论边后卫的自我修养!从边卫战术革命看卢克·肖的曼联前景为何渺茫

2014年,加里在英国《每日电讯报》的个人专栏中写到:“在过去的老派教练手下,边后卫60%~70%的训练都是防守:你的脚跟髋关节应该保持什么位置,要转多少次头来确保自己没有看球不看人……我把这些比做音乐家将一首歌分拆成一个个的音节。”

在著名的92班青年队里,加里·内维尔在红魔功勋青训教头埃里克·哈里森及俱乐部名宿诺比·斯泰尔斯的指导下,不断磨练自己的防守。“我们会踢一种叫‘人盯人’的比赛,11人的球场,但你只能铲你对位防守的一个人,”加里回忆说,“所以每次失去控球权,你就必须往回跑。如果是你防守的人得分,就等于让全队尴尬,你没有任何借口躲避。”

在加里描绘的画面中,边后卫的生存环境艰苦卓越,而主帅对他们近乎蛮不讲理:让对手成功传中一次,你就等于犯罪。这种训练,让加内为未来职业生涯面对的挑战,做好了充足准备。除了稳定的防守,进攻中加里的选择始终非常简洁,一脚精确的右路传中,令他最终成为英格兰国脚、右边卫首选。

时移世易,如今的边后卫依然不是足球版面头条,但在现代足球比赛里,边卫们越来越重要,成为一支球队成功不可或缺的因素。

为了探究边后卫的进化史和近代战术革命,英国天空体育找到了巴西著名左后卫罗伯托·卡洛斯。

20年前,他曾因为当年意甲对边后卫的苛刻要求而离开国米,远赴皇家马德里。与他同时加盟的阿根廷右后卫萨内蒂则留在梅阿查,成为了蓝黑传奇。

因为两人的球风完全不同:卡洛斯不断助攻,还有一脚重炮任意球;萨内蒂体力充沛,任劳任怨。

“在国米时我遇到了一点小麻烦,”卡洛斯说,“我是巴西人,天生喜欢进攻,但他们想要一条四个后卫都不向前的防线。”

国际米兰主帅更迭也不利于罗卡,一年前他加盟时还是博卡青年名帅比安奇,而新帅则是英格兰人霍奇森,后者认定卡洛斯不适合踢边卫。“你防守纪律不行,还是踢边锋去吧。”卡洛斯甚至还打过后腰。

一个赛季下来,卡洛斯觉得受够了,他向老板莫拉蒂直接表达了自己的愤怒。结果?卡洛斯被卖给皇马。

后来这被认为是霍奇森执教国米时所犯的错误之一,然而这位之后的英格兰国家队主帅的看法其实并不反常。当年欧洲足坛很多人都怀疑卡洛斯球风。当时欧洲足球理念中,边后卫主要用来防守。

因为当时皇马主帅是卡佩罗,他愿意打破传统,甚至突破自己个人的哲学,来发挥卡洛斯的长处。

卡佩罗的自传作者加布里埃尔·马尔科蒂在《卡佩罗:胜利者画像》一书中写道:“卡佩罗为他制定了许多套特别计划,他没将卡洛斯视为防守中的武器,而是当做进攻利器,即使他的位置很靠后。”

卡洛斯解释说:“在马德里,我们成功改变了边后卫的打法。帕努奇在右路主守,而卡佩罗希望我去进攻。这主要看跑动:一个上去了,另一个就留下补位。在国家队,我跟卡福也是一样。对我们来说那更轻松,而且有效果。”

他有闪电般的速度,以及跑不死的体能,能在前场创造进球或者直接进球,在后场阻止对方进球。

事实证明,卡洛斯是一名领先于时代的边后卫。他不仅改变了卡佩罗,也成为影响足球战术潮流的一道巨浪。在他之后,皇马的新左后卫马塞洛,也是重攻轻守型。

这个时代的边后卫们逐渐告别保守的防守,越来越多向前冲锋。阿森纳的阿什利·科尔,巴萨的丹尼尔·阿尔维斯,最著名的边后卫几乎都以进攻著称。

过去几年,这种战术风潮开始在英格兰足坛加速发展。这个赛季,目前排名榜首的切尔西,孔蒂大打343,边翼卫马科斯·阿隆索和莫塞斯作用关键;热刺的左右边卫丹尼·罗斯和凯尔·沃克,也是球队成绩出色的关键;在阿森纳,贝莱林成为世界最出色的年轻边后卫之一,主要也靠进攻威胁。

如今的边后卫,更多时候不固守后场,而是加速向前,冲入对方防守三区。甚至保级球队桑德兰,也拥有攻击型边卫范安霍特,当他转会水晶宫时,身价竟然高达1400万镑,说明如今市场上边卫的紧俏。而在解释为何高价收购这名荷兰球员时,阿勒代斯的回答很直接:“上赛季他贡献4球3助攻,帮助桑德兰避免降级。”

边后卫已经成为了进攻的代名词。2011/12赛季时,英超只有5名边后卫单赛季创造得分机会超过20个;之后几年,该项数据节节上升,2015/16赛季,已经有21名边卫达到这一数字。这个赛季,目前已有12名边后卫制造进球机会超过20次。

进攻和防守的优先秩序已经逆转,边后卫们不再只在边线追逐对方边锋,反而不断逼迫对手的边锋回追。边卫成为各队拉开阵型宽度的关键人物,处处都是当年皇马的卡洛斯和劳尔,当年卡佩罗不同寻常的战术原型,如今已成普遍。甚至出现越来越多边锋改踢边卫的案例,如切尔西的莫塞斯、利物浦的詹姆斯·米尔纳等。

“现在我们看到,无论哪里的球队都踢得非常紧密,为边后卫创造前插空间。”卡洛斯分析说,“防守能力仍然重要,但现在的边后卫位置需求是力量和技术。你需要防守,也需要进攻。”

热刺的丹尼·罗斯,现今顶尖左后卫,说出了一个令听者感到不可思议的故事。“你们听了可能觉得疯狂,但在波切蒂诺来到热刺前,从来没有一个主帅训练我,在他来之前,没有任何人真正把我当左后卫训练来帮助我改善。主帅总是对我说,他希望我踢得像皇马的马塞洛一样狂。每次马塞洛出场,他看来都像觉得自己是世界最佳一样。波切蒂诺希望我为热刺踢得同样张狂。”

这充分说明了边后卫要求的改革,所以英超的进球率正不断提高,这个赛季场均进球数几乎达到3个。因为,各队的边卫不再以不丢球为首要目标,而更追求攻破对方球门。像热刺一样,他们强调高压防守,这意味着从锋线开始防守,也表示从后卫线开始进攻。

如果边后卫能在进攻的同时,保证一定的防守质量。那么,这支球队的成绩就不会差。

以热刺的沃克和罗斯为例,他们两人一共贡献进球+助攻9个,并且分别以运动战制造31次和23次机会排名英超后卫进攻的第2和第6位,而且,两人帮助球队取得了英超最少丢球(16球)的防守成绩单,于是热刺在积分榜高居第二。

而积分遥遥领先的切尔西,也有阿隆索和莫塞斯的边翼卫组合,进球+助攻11次,蓝军丢球数同样只有17个。

在穆帅战术体系中,曼联的边后卫同样有不可或缺的作用。这是3-0莱斯特城比赛中的球员传球对接排名榜,前四位全都有右后卫瓦伦西亚的名字。

所以根据狂人的安排,曼联的一名边卫,必须具备内收客串中后卫的能力。故此左后卫经常使用达米安,意大利国脚踢过中卫;次选布林德,在范加尔手下踢过一个赛季中卫;最近的先发左边卫则是罗霍,也是一个踢过中卫之人。

与热刺、切尔西的边后卫相比,曼联略微逊色,特别是进攻上。在制造机会、助攻和进球数上,红魔的边卫全面落后。

瓦伦西亚作为昔日的边锋、助攻王,进攻能力毫无问题。他的停球技术、体能和速度,都达到了现代边后卫的要求,可以全场覆盖右边,90分钟踢下来喘息没有任何异常。

但瓦伦西亚的问题在于进攻最终产品——射门或者传中环节过于粗放。“瓦不射”声明在外,进球为零,曾面对偌大球门射中门将;而其传中总是能在芸芸众多线路中,选择最差的一条。后点有人,适合弧线传中,他来一记大力贴地抽传;前点有队友,他却高球传到后方。事实上,如果大瓦伦能在传中上稍作变化,威胁将会更大,譬如他偶尔的倒三角回敲,通常都能制造巨大混乱。

至于红魔的另一边,无论布林德抑或罗霍,都没有强大到能一人覆盖单边攻防的能力。他们还有一个相同的弱点,怕对手速度快,特别是布林德。而且,他们的传中也不甚靠谱。

布林德的传球不错,但传中又是另一种技术。人们对他2014年巴西世界杯助攻范佩西的鱼跃头球记忆深刻,然而范大将军之所以需要那么顶,就是因为布林德的传中不完全精准……而且他的传中多为45度角吊入禁区,不会过人,令他难以下底再传。

卢克·肖曾经有承担左路攻防的能力,但受伤后的他意志薄弱,位置感不好,而且不敢下底。左后卫的本职工作都无法完全胜任,更别说回收中路争头球。

结果就是,曼联的左翼无法充分展开,没有一只能够下到底线传中的左脚,边路进攻大多数时候依赖右路的瓦伦西亚,无法两翼齐飞。

曼联的夏季引援名单中不断出现塞雷多、法比尼奥等边后卫,也就不足为奇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